怪谈之诡梦

在我彻底疯掉之前,我决定把这件事情写下来,如果有一天我不见了,好让你们知道我去了哪里。

事情还要从2012年的秋天说起。

2012年秋天,在天气突然变凉的时候,我从一家小型商务公司辞了职,没有去找新的工作,而是专职折腾起以前建的一个小网站,靠一些广告带来的微薄收入养活自己,每个月除房租水电费之外几乎所剩无几,荒度着既潦倒又窘迫的日子。但我之所以辞职,却并非辞职报告上瞎编的那一套不能适应工作云云,而是我碰到了一件棘手的事情,它不知从何时开始,等我发现的时候,已经无法控制了。

我开始无休无止的做梦。

长久以来,出现在我梦中的都是一些毫无意义的片段和色彩,支离破碎,光怪陆离。但在那段时间,我的梦开始变得连续,如同杂乱的拼图,一点点拼接起来,那些色彩亦开始缓慢的融合,梦境中开始有了完整的人和物,最终,让我得以窥见其貌。

它们荒诞,且匪夷所思。

(一)

深秋的一个晚上,与往常一样,我编辑更新了网站内容之后,随手点开一个电影网站,挑了部电影,在椅子上换了个稍微舒服些的姿势看了起来。其时,已经是深夜了。

后来,我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。

我又开始做梦了。

梦境中,不知何时,亦不知何地,周围似乎飘着一层薄雾,有人影在身边晃来晃去,看不清楚面目,嘴巴一张一合,似乎说着什么,却听不真切,飘飘渺渺。

我漫无目的的走着,周围逐渐明朗起来,有了阳光,雾似乎散了,一条破败的小巷出现在眼前。几个孩童在追逐嬉戏,地面上积着未干的污水,腐烂的菜叶子堆放在墙角。

走进巷子,耳朵中甚至传来清晰的麻将声。在巷子的拐角处,我看见了一家衣服店。

然后我走了进去。

普通而冷清,只有一个大约十六七岁的姑娘在看店,抬头撇了我一眼之后,就迅速低下头摆弄手机。

一件黑色的风衣吸引了我的目光,它挂在角落里,款式陈旧,我决定穿起来看看效果。

在镜子前,我看到了脚上米色的休闲皮鞋,沾满了污垢和灰尘,它们是一年前双11在淘宝上买的,138元。蓝色的牛仔裤,左边膝盖处,有一小片油渍,那是跟几个离开广元的朋友吃火锅时溅上的,却再也洗不掉了。然后我看到了穿在身上的风衣,黑色的呢子,用手摸了摸衣领,上面甚至浮了些灰尘。

再往上,我看到了一张脸。我就醒了。

一张不属于我的脸,一张陌生的脸出现在镜子中。

……

睁开眼睛,喘了几口气,刚才的梦实在诡谲的厉害,等到心情平复下来,才发觉喉咙干渴的厉害,爬起身准备喝口水,却一下子怔住了,恍恍惚惚中,借着窗外隐约的光亮,我看见床边竟然立着一个黑影,影影幢幢的,看不真切。待看清楚后,才吐出一口气,原来是挂在床头衣架上的衣物。

打开灯,一口气灌完一杯自来水,脑袋稍微清醒起来。暗自苦笑,最近给各种怪梦侵扰,神经绷的太紧了。

爬回床上,准备继续睡觉,视线却停留在了衣架上,一件黑色的呢子风衣,静静的挂在那里。

那个晚上我再也没有睡觉。

(二)

生活继续着向前。

在我即将忘掉那个怪梦,并心安理得的穿上那件衣服之后的一个下午,我在老城办完一些私事,在街上信步由缰的晃荡,却鬼使神差的走进了一个巷子。

走着走着,我慢慢觉着似曾相似,好像我来过这里。

如果之前只是怀疑,在我看到那家位于拐角处的衣服店后,就几乎确定无疑了,因为一切都太相似了,包括店门前小孩用粉笔画在墙上的娃娃,蓝色,正好一大一小。

恐惧和不安慢慢爬上我的心头。

有一瞬间,我本能的打算转身,但我最终走进了店里。

冷冷清清。一个姑娘低着头玩手机,大约十六七岁。

在一边的角落里挂着另一件衣服。

我抱着最后一丝希望,问她原来挂在那里的衣服哪去了。

姑娘抬起头看了看我。可能是不太明白我的意思,我用手指了指那个角落。

她没搭理我,低下头继续玩手机,但很快她又抬起头来,盯着我看了下,上下打量了几眼。

在确定什么之后,很不耐烦道:

“想退货等老板回来再说。你这人真奇怪,半月前买的衣服现在才退。喏,就是你身上穿的这件,十几天前挂在那边……”

我没有听清楚她后边说些什么,因为我已经从店里逃了出来。

恐惧攫住了我的心,不安如影随形。

街上越来越冷。

(三)

我的精神状况愈来愈差,甚至不敢睡觉,那些怪梦如同一个个怪兽,准备着择人而噬,又像极污水下的泥淖,我于其中深陷,无法呼吸,不能自拔。

这个时候我遇见一个人。一个姑娘。

我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我的影子。

在你遇到自己命中注定的另一半之前,永远都无法想象他或者她的样子。

我想我爱上她了。

在这个越来越冷的季节里,她走近了我的身边,亦走进了我的心里,成为我灰暗的生活中唯一的亮色与温暖。

她很少言语,总是微微笑着。

她说我蜗居的屋子缺乏生气,于是花了很少的钱买了一盆绿萝,放置在唯一的窗台,说它命贱好养活。阳光斜射进来,洒过水的植物郁郁葱葱,叶子上微微反射着一些光线,一如她年轻的脸庞,恬静而温暖。

我开始着手准备简历,打算重新找份工作。

但有一天,我却再次陷入梦靥中。

梦中我好想失去了什么东西,对我而言,是极为珍贵的东西,我感觉到了痛,但却不知道是什么,我开始慌张。翻遍了出租屋里的边边角角,衣柜中,床底下,窗帘后,甚至抽屉里,找的满头大汗。后来,我出了房子,开始在大街上找寻,问过遇着的每一个路人,他们都一脸茫然。我找遍了老城的大街小巷,我爬上了南山,磕磕绊绊中,林间的荆棘挂烂了我的衣衫,刺破了我的手臂。

最后,我站在了山顶,然后眼泪就出来了,那一刻,我突然明白自己弄丢了什么,我想我再也不可能找到了。

但我不想停下来。

从天明到天黑,然后再次明亮起来。我眼前似乎出现了她的脸庞,伸出手,却够不着,像水一样,又像雾,那么近,又那么远。

……

床的另一边,她静静看着睡梦中的他,看着他惊慌失措,看着他泪流满面,看着他露出绝望的表情,只是她的眼神,空洞而无生气,没有丝毫怜悯。

(四)

我想我杀人了。

我看到了白色的骨头。

还有一双眼睛,只是我再也看不到我的影子了。

于是我张开了嘴,曾经在那双眼睛里看到过我的影子,所以我要把它们带进我的心里!

……

传来了敲门声,我想是警察来了,一定是警察来了,怎么办,我恐慌起来。

这个时候,我突然意识到这只是一个梦,就如同以往那些梦一样,再真实再恐惧,终究是会醒的。只是,这次为什么还不醒呢。

敲门声越来越大,越来越剧烈,警察要进来了!

我把所有东西胡乱的塞进床底,然后打开了窗户,这是7楼,跳下去一定会醒吧,我想,于是张开了双臂。

我曾经无数次的幻想自己高空坠落时的感觉。幼时的我,每次站在高处,总感觉到有一股吸引力在默默牵扯着我,诱惑着我跳下去,我惧怕去高处,并不是因为恐高。

当我离开窗台的那一瞬间,听到了撞门声,警察终于进来了。

我耳朵中传来怪异的风声,我看到了地面上围着很多人,越来越近,这次我终于看清楚了人们脸上的表情,他们笑着,扭曲而夸张。

接着感觉碰到了地面,铺着硬石板,很奇怪,我竟然听到了头骨碎裂的声音。

终究是梦,我要醒了,只是,为什么会这么痛呢……

……

在一间阴暗逼仄的的出租屋内,警察从死者床底下找到一个人偶,被破坏的不成人形,四肢连同头部被乱刀砍断,精致的人偶脸部,原本应该是眼睛的地方只留下两个黑漆漆的空洞。

窗台上,摆放着一盆绿萝,初冬的太阳,透过布满灰尘的玻璃,洒在枝叶间,虽然稀少,却依旧泛着斑驳的光。

(几年前,在广元写的一篇小文。)

日志

怪谈之镜魂

2021-4-14 17:35:47

日志

怪谈之回忆(一)

2021-4-14 17:39:19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